1932:山雨欲来风满楼——中国共产党抵制“左”倾教条主义的斗争(二)

来源:学习时报 作者:集团新闻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21-09-15 文字大小: |

(二)

临时中央那些年轻领导人,激情有余,理性不足,并不了解中国国情和敌我力量对比,就生吞活剥苏联经验,用主观想象和照搬的教条去指导中国革命。他们认为:世界经济危机的打击与地主军阀的封建剥削,使中国的经济危机发展到整个国民经济总崩溃的形势。国内阶级力量的对比已经变动了,革命力量已经压倒反革命力量,右倾机会主义仍然是目前主要的危险,要准备党的组织与党员去迎接行将到来的伟大的阶级决战。目前的任务:为扩大苏区、为将几个苏区联系成整个一片的苏区而争斗,为占领几个中心城市以开始革命在一省数省首先胜利而争斗。

在这种狂热情绪推动下,他们给中央苏区发去指示,要求红军进攻江西中心城市。这实在是一个冒险政策。

此时中共苏区中央局书记周恩来从上海秘密进入苏区。1932年1月上旬,苏区中央局在瑞金开会讨论临时中央提出的攻打南昌问题。务实的周恩来征求了毛泽东的意见,毛泽东认为国民党重兵固守坚城,红军又缺乏攻坚武器,因此不能去打南昌。周恩来同意并回复临时中央,表示进攻中心城市有困难。临时中央答复:如果不能打下南昌,至少要在抚州、吉安、赣州中选择一个城市攻打。话说到这个程度,看来不去攻打城市就会被扣上违抗中央的帽子。于是苏区中央局会议就讨论究竟是打抚州、打吉安还是打赣州。多数人认为三个城市中只有赣州守军较少,并且比较孤立,于是会议又变成讨论如何打赣州。但毛泽东仍然不同意打赣州,他认为赣州是赣南的政治经济中心,是敌之必守,且三面环水,易守难攻,以红军现有力量和技术装备很可能久攻不克,还是不打为好。即使要打,也只能采取围城打援的战术。但苏区中央局多数成员根据临时中央的指示,还是决定打赣州。时任中革军委政治部主任的王稼祥后来回忆:“我开始时也不赞成,后来中央一再来电,于是我又动摇,变成赞成打赣州了。”毛泽东又一次成为少数。

1932年1月10日,中革军委发布训令要求红军攻取赣州,并任命彭德怀为前敌总指挥。当时有人还说:打下赣州再和毛泽东算账。然而,即使是有彭德怀这样的猛将指挥,红军攻打赣州长达33天,不但城未攻下,自己伤亡达3000多人。事实证明,毛泽东的主张是正确的,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。

既然打赣州不行,那红军下一步该往哪里行动呢?3月中旬,苏区中央局召开扩大会议,毛泽东主张红军主力向敌人力量比较薄弱、党和群众基础较好、地势有利的赣东北发展。但有人认为还要继续打赣州,有人认为要执行临时中央的“进攻路线”,向湖南进军。会议虽然否决了毛泽东的意见,但也没有接受继续打赣州或进军湖南的错误观点,决定红军主力“夹赣江而下”,分成西路军和中路军分别作战。毛泽东又有了指挥红军的机会,以临时中央政府主席和中革军委委员身份率中路军北上。

在行军过程中,毛泽东得知闽西的红军连克两县,国民党地方部队溃退到广东。根据敌情变化,他提出中路军改变行动方向转向闽西,因为福建是国民党统治力量薄弱之地。周恩来经过研究,决定将中路军改称东路军,同意由毛泽东率领东路军攻打闽西龙岩,并向东南方向发展。

毛泽东当时的观点是:向北的话南昌敌人强大,向南会与广东军阀顶牛,向西有赣江阻隔,只有向东发展最为有利,一来有闽西老根据地作依托,二来闽南还有广阔的发展余地,是一个最好的发展方向。在进一步了解福建境内情况后,3月底,他又向周恩来提出一个大胆设想:远离根据地,“直下漳州”。因为兹事体大,周恩来亲自从瑞金赶到长汀,与毛泽东等开会研究此事,并听取中共福建省委关于漳州地区情况的报告,随即批准了龙岩、漳州战役计划。4月10日,毛泽东指挥红一军团攻占龙岩城。19日,红军对漳州外围守军发起进攻,迅速突破敌人阵地,守军连夜弃城而逃。20日,红军占领漳州城。此役红军歼灭国民党军第49师大部,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和2架飞机,东路军在漳州停留了一个半月,筹款达100多万元。

同样是攻打城市,一个月前红军打赣州没打下来,吃了大苦头,一个月后打漳州却打下来了,吃了大甜头。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别呢?因为赣州易守难攻,敌人强大,漳州地势易攻难守,敌人薄弱。亲身经历这两次战役的聂荣臻后来总结说:选择敌人的弱点打,应该是我们处于劣势的部队绝对要遵守的一个军事原则。(待续)


Copyright @ 2016-2021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_www.845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:澳门新葡新京信息管理中心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豫B1-20060044

地址:郑州市中原西路66号       电话:0371-87781116

全国互联网安全管理服务平台备案号: 豫公网安备 41010202002883号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