焊花映照写人生

来源:自创 作者:杨新勇 发布时间:2022-08-06 文字大小: |

今年47岁的陈俊杰,性格腼腆,说起话来容易不自觉地脸红,让人很难想象他就是新郑煤电公司综采车间的“重量级”电焊工。“他一直就是这样,干得多说得少,活干得漂亮还一点架子都没有。”工友这样评价他。


不过,当笔者和他聊起手里焊接的活儿,少言寡语的陈俊杰瞬间打开了话匣子。从仰焊的手法到立焊的电流控制,低压焊工和高压焊工的差别,再到井下综采设备特殊部件的焊接技巧,他都能娓娓道来。了解他的人都知道,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70后,骨子里却透着一股子“犟”劲儿,坚毅而执着。在他看来,只要握上焊枪他就能用心在钢铁上绣出最美的花。


老家在农村的陈俊杰初到矿山时根本不知道焊接是什么工种,看着一大堆陌生的器械和枯燥恶劣的工作环境,他没有打退堂鼓,因为他想通过学一门手艺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
最初的日子里,师傅们发现这个小伙子有点执拗,话不多能吃苦。每次上班他总是第一个拿起焊枪,最后一个离开,材料消耗最多的也是他。平焊、立焊、横焊、仰焊,各种技术手法他一项项地拿下。站、仰、蹲、趴,他一招一式有模有样,大家伙都喜欢和他搭伙干活。


随着自己技术逐渐得到认可,陈俊杰对电焊工有了自己的理解:干电焊工要学会适应不同的工作环境。冬天,在户外焊接巷道支架,蹲在高处风吹在脸上跟针扎似的,手冻得连焊枪把都握不住。夏天,天气再热也得穿上防护服,有时设备受力部位要求采用二氧化碳保护焊,高温弧光炙烤着,背上太阳晒着,天天洗“桑拿”。


此外,遇到井下工作面大修,焊接部位空间狭小,得半蹲半跪甚至趴着操作,一班下来腰都直不起来了。遇到仰焊,还要防止高温焊渣飞溅灼伤自己。有一次,他半蹲进行仰焊作业,突然感到肚皮发烫,低头一看原来高温焊渣烧着了衣服,他紧扒拉慢扒拉,衣服还是被烧了一个大洞。


虽说现在已经是焊接老师傅了,当遇到技术上的问题陈俊杰依然喜欢和别人探讨。“取长补短呗,咱干这行就得操心把活儿干好。”就为这句朴素实在得如他手里乌亮严实的焊缝一样的话,他每次干活都争取一次成型,确保自己手里干出的活关键时刻不“掉链子”。


在妻子的眼里,平时寡言的陈俊杰在家里干起活来也是踏实认真,饭桌上也会和她唠几句矿上的事情。“尽管他有时要加班干活不能及时帮我照料家里的大小事,可只要在家休息,他就会帮我做家务。”说话时妻子脸上溢满幸福的笑意。“我们老家是农村的,结婚时一无所有,我理解他的不容易,来到矿上靠着自己的努力,才有了这个家,我们感觉很知足。”听妻子说完这句话,陈俊杰的眼圈红了。


Copyright @ 2016-2021 澳门新葡新京网址_www.845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:澳门新葡新京信息管理中心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豫B1-20060044 豫ICP备12008426号

地址:郑州市中原西路66号       电话:0371-87781116

全国互联网安全管理服务平台备案号: 豫公网安备 41010202002883号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